梅花文苑
(1)[原创]【梅苑短赛】红风衣 - 短篇大赛 - 论坛频道 - 梅花文苑
当前位置:梅花文苑论坛频道短篇大赛 → 贴子正文
      查看回贴:版主:兰兰 兰懿儿  
当前离线 梅江晴月


IP:101.36.77.*
2016-05-09 09:18:42  楼主
主题:(1)[原创]【梅苑短赛】红风衣

字数:7121

红风衣
  
 
(一)

  
  这个多雨的秋季特别流行红风衣,大街小巷青春的红色随着季节流动的风舞动着年轻的朝气。
 
  红色是年轻的骄傲,年轻是美丽的资本。萧雨没有买红风衣,她觉得红色已经不再属于她了。走在人群拥挤的街道上,她不由自主轻轻叹了一口气。她那全身黑色的打扮更使她看起来忧郁而不可琢磨。
 
  萧雨在报刊厅门口停了下来,黑色的束腰风衣裹住了她消瘦单薄的身体,她的长发已经快垂到了腰际,亮丽的颜色使她看起来是黑夜里闪烁的精灵。
 
  “这一期的《小说月报》到了吗?”萧雨拢了拢脑后的长发问店老板。
 
  “到了,到了,小姐,你还要不要别的杂志。” 

  “不用了,就给我拿一本《小说月报》好了。”萧雨付了钱,接过杂志便一边打开月报一边往外走,转身的时候胳膊肘不小心就撞到了一个人身上。
 
  “哦,真是对不起。”萧雨急忙说。
 
  “没关系。” 
  
  被萧雨撞了的人是一个看起来并不很年轻的男人,浓黑的双眉中给人一种英气逼人的感觉。萧雨向前走了几步后又回头看了他一眼,他的手上已经拿着一本新的《小说月报》。


  夜黑了,窗外又淅淅沥沥地下起了雨,萧雨从一大堆资料中抬起头来,走到窗前将窗帘拉上。大概是年龄的缘故,萧雨觉得自己是越来越怕冷了,想当年还上本科的时候,每到冬天宿舍的姐妹们纷纷穿上绒裤的时候她依然还穿着单裤,那时候她们都说萧雨是热血动物,身上总是散发着比常人更多的热量。一晃几年过去了,这时间,真是让人感到可怕。
 
  镜子中的自己虽然还看不见皱纹,却是一脸的落寞。有人说,任何女人都是需要男人来疼爱的,只有在可以依靠的男性肩膀上女人才更显现出女性的柔弱来。萧雨爱过,爱地死去活来,为了能和他在一起和全家人吵翻了脸,最终他先她一步出国了,如今早已娶妻生子享受着天伦之乐。而萧雨却还在这二流学校上着博士,如今也失去了原本的意义了。将来何去何从,萧雨并不知道。除了她自己以外,每个人都认定她是要去美国找未婚夫去的,只有她心里清楚,美国的爱情早就埋葬了。
 
  萧雨收拾完资料,上了一小会网。网,是很悬乎的东西,在黑色的屏幕里萧雨觉得自己进入了另外一个世界,在那个世界里,博士、男朋友、年龄这些一直困扰着她的问题都不存在了。

  但是这个晚上还是有人打破了她在网络世界的宁静。
 
  “听说你27岁了?”

  一个因为萧雨帮在美容院认识的何姐的儿子找家教认识的新网友这么问萧雨。萧雨突然觉得窗外的雨似乎下得更大了,每一滴都落在了她心上,又象一把刀子剜着她血淋淋的肉。
 
  她决定如实告诉他,因为网络那边的人看不见真实的她,她想趁此机会了解社会对她的看法。 
  
   “是的。”

  “你还没男朋友?”

  刚刚上网的生手似乎对这些个人问题感到分外新奇。
 
  “没有。工作以后再说吧。”

  “可是你都上博士了呀,是你太优秀,男人不敢要吗?”问地真够坦白的。

  “不,我只是很平凡的女子。”

    “不好意思地问,是你相貌......或者个子......”

  省略号代表什么,萧雨当然心里很清楚,她的眼泪无情地涌出了眼眶,她没有回信息就这样匆忙地从网络中逃了出来。
 
  走在凄清的路上,天空依然下着雨,萧雨满脸是泪。她又想起在美容院的时候,有人在她背后窃声说“是个博士生呢!”“博士,可是谁又稀罕这个博士。”萧雨心里痛苦地呼喊,“我想要的只是一个真心爱我的人,面子,可恶的面子,为什么我就不能坦白承认我的未婚夫早就弃我而去了。” 
  窗外的世界是湿漉漉的,萧雨的内心世界同样是湿漉漉的。

  “萧雨,看看我的红风衣合不合身。”隔壁房间的小崔一边在客厅照着镜子一边喊萧雨。
 
  萧雨披上外套,擦了擦眼泪才走出房间。客厅里,小崔穿着很耀眼的风衣在镜子前来回转着身子。 
  
   “萧雨,你看,怎样?” 


  “挺不错的,你今天去买的?”

  “不是,是我男朋友寄来的,没想到他还很有眼光。” 


  “哦,确实有眼光。”

  萧雨退回了自己的房间,蒙着被子开始哭出了声。她想起了和他一起很艰苦的日子里,他总是捧着萧雨的脸信誓旦旦地说要给她永远的幸福。生活真是残酷,他终于还是耐不住异国他乡的寂寞,他终于还是将孤单单的萧雨抛下了。 


  人生如梦啊,不知道情况的人哪个人不羡慕萧雨呢。长地标致不说,又聪明念了博士,还有个已经出国的未婚夫,还有谁能有萧雨这般幸福呢。可是幸福,都只是外人眼里的妒忌品,萧雨却伤心地以为幸福再也不属于她了。 


(二)
 
  
  这个秋季,似乎回到了江南的雨季,阴雨连绵不绝,萧雨的心情也因此阴郁了好些日子。经历过不少的萧雨到底不是悲观绝望的人,随着天气地逐渐好转,一抹笑容重新回到了她的脸上。
 
  那天傍晚,她将一个程序搞定之后又去了学校附近的咖啡书屋。


  “蓝月亮”咖啡书屋是一个环境幽雅气氛安静的地方,很多和萧雨一样爱看书的男人女人都喜欢在“蓝月亮”泡上一杯咖啡或者一杯绿茶,在缭绕的香味里坐在那看自己喜欢的书。因为经济和时间问题,萧雨一星期才会去上一次,在那书香四溢的氛围里,萧雨觉得日子是如此地宁静和美好。
 
  周五的傍晚,“蓝月亮”的书客比平时要多地多,萧雨从书架上抽出一本铁凝的《永远有多远》,在一个角落里坐下来,一个穿红色套装的女雇员很勤快地给她上了一杯茉莉花茶,应该说萧雨也是老顾客了,小姐们也知道这个不戴眼镜的女博士最喜欢的就是茉莉花茶。
 
  “永远到底有多远?”铁凝到底是大行家,一个题目就把读者吸引进去了。是啊,永远到底有多远呢,萧雨想到自己就不由地有些伤感起来,花茶升腾上来的雾气迷朦了她的眼睛,一切都朦朦胧胧恍恍惚惚的。 


  “把文艺类的放到这边来。”一位因为吆喝雇员搬书籍的男子不小心后退的时候撞了萧雨一下,萧雨从小说中抬起头来,看见了一张似曾见过的脸。 
  “小说月报”他们俩同时喊出声来,于是两个人又象很久以前就已经认识了的老朋友一样笑了。
  
   “你好,韩蓝,蓝月亮总经理。”

  “萧雨,没有任何头衔。”

   他们俩又同时会心地一笑。
 
  不解的缘就这样将两个原本陌生的人纠缠在一起。第一次是萧雨不小心撞了韩蓝,第二次是韩蓝不小心撞了萧雨,总之是两个人从各自不同的世界走向了对方,从而就有了交集。

  “为了表达我的歉意,请萧小姐赏脸吃个晚饭,OK?”萧雨看着他一脸的诚恳,于是就点点头。

  七点钟,萧雨和韩蓝坐在雅致的包厢里共餐。

  “萧小姐,为什么不穿红色的风衣呢,红色应该很适合你的皮肤,可以将你衬托地幽雅和生动。而黑色,就显地有些深沉和压抑了。”

  “那是年轻人的颜色,已经不属于我了。”萧雨躲开韩蓝审视的目光,低下头喝了一口饮料。
 
  韩蓝只是看了萧雨一眼,不再坚持他的看法,于是便热情地招呼萧雨吃菜,话题也因此转到了文学书籍上去了。两个人都比较偏爱文学,因此说话甚是投机。

  “我学的是物理学博士,很后悔当初没有选文科。”萧雨的眼睛不争气地模糊了,为了那个薄情人她舍弃了自己的爱好只为了能和他在一起,而今徒留悲伤的影子。

  “哦,真对不起,天黑了,我要回去了。”萧雨背上咖啡色皮包,准备离去。
 
  “好吧,我送你。”

  在学校门口,萧雨和韩蓝说了声再见便匆忙躲回自己的宿舍,小崔正在水房穿着耀眼的红风衣忙碌着。
 
  博士的生活是忙碌的,在这忙碌的脚步里,又过了很多天。萧雨一直没有去“蓝月亮”咖啡屋,自从认识韩蓝以后她莫名地有些害怕去那里了。 


  如果不是第三次的偶然相遇,萧雨想也许韩蓝也只是她生命中的一个过客而已。
 
  “萧雨,你陪两位日本教授去趟华清池。”

  导师撂下任务就走了,萧雨只得强打精神陪同两位和导师有业务联系的日本教授去旅游。两位教授个子矮小,都长地有些偏胖,直觉上萧雨不喜欢和这两个人打交道,只是碍于老板的面子不得不陪同着。
 
  去的路上,萧雨坐在驾驶室和司机坐在一起,一路上很礼貌地只谈论天气之类无关痛痒的话题。回来的路上,其中一位教授抢先钻进驾驶室去了,萧雨只好坐在后面。
 
  天色渐晚,萧雨望着窗外,所有的往事在车行中逐渐清晰。是不是所有的女人都有些恋旧,往昔的欢笑与泪水仿佛一张网,将萧雨整个包围。坐在她身边的日本教授不知道什么时候靠近了萧雨,一脸讪讪的笑。萧雨很小心地往边上挪了挪,脸对着车玻璃望着窗外,长发垂下来使人看不见她的脸。
 
  从野外的自然风光行驶入城市的灯红酒绿,萧雨很是沉默,她打心里厌恶那两个日本教授。不知道什么时候,她感觉有一只手轻轻地放在了她腿上,又慢慢地在爬行。萧雨愤怒地将罪恶的手拂去,看着日本教授那嘴脸,她不由地感到一阵恶心。于是,萧雨叫司机停车自己一个人下了车,并吩咐司机开到教授住的酒店去。
 
  喧嚣的都市,拥挤的人流,孤单的感觉再次袭击了萧雨。在茫然地行走中,何处将是终点?人生,又是怎样的一个集合,可以让生活多一些激情多一些希望呢?
 
  萧雨在一家精致的服装店玻璃橱窗外停下了,身材高挑的模特身上穿着艳丽的红风衣,显地极为优雅同时散发着一种无可挑剔的迷人气质来。萧雨在欣赏着美的同时,很自然地就想起了韩蓝,那个“篮月亮”的经理,就是他曾对她说她是很适合穿红色的。可是,即使让迷人的红色衬托自己的美丽,又有谁来欣赏这美丽呢?
 
  “嗨!” 有个人拍了拍萧雨的肩膀。 萧雨回过头去,穿着深蓝色的韩蓝正站在她身后对着她很绅士地笑着。

  “人生何处不相逢!”萧雨不无感慨地说。
 
  “诗意!”韩蓝的话简短而富磁性,将那种属于成熟男子的特殊魅力通过话音展现无遗。
 
  萧雨笑笑没说什么。
 
  “怎么,准备接受我的建议买件红风衣了?”

  “即使买了,又有谁来欣赏我的美丽?”萧雨的声音很低,仿佛是对着自己说话。
 
  “世界该有很多欣赏美丽女子的男人,为何掩起你的美丽?” 韩蓝似乎不经心地揽着萧雨的肩,走入设计典雅的服装精品店。
 
  “你先试试看。”韩蓝帮萧雨将风衣取下来,塞到她手中。
 
  萧雨在片刻的犹豫之后,终于抵挡不了红色的诱惑,在明亮的镜子前换上了红色的风衣。镜子中的萧雨分外地美丽着,艳丽的红色将她白皙的皮肤衬托地极为细致,乌黑的长发披下来似泉水倾泻而下的瀑布将她的肤色反衬,红润的脸庞因为微笑更增添了年轻的妩媚。 

  “啪!啪!啪!”轻轻的鼓掌声从身后传来,韩蓝围着萧雨转了一圈。

  “真地很美,你不该掩藏起你的美丽。”
 
  “小姐,我们买了这件风衣,多少钱?”韩蓝在还没等萧雨开口就先问服务员。
 
  “四百八!这位小姐穿在身上非常合适呢!”

  “好吧,给拿件新的。”说着,韩蓝掏出钱包准备付钱。 

  “我不买,”萧雨迅速地脱下红风衣,“我想,你并没有权利决定我的事情。”
 
  韩蓝尴尬地楞了一下,而萧雨仿佛是受过伤的刺猬把所有的刺都竖了起来,她一遍一遍地告诉自己这个男人是陌生的,危险的。而对于一个穷博士,她无力一次性支付这么昂贵的一件风衣,她知道自己没有理由接受一个并熟悉的男人的礼物。
 
  “萧雨,”韩蓝焦急地喊,“不就是一件风衣吗?你都不能接受?”
 
  “是的,韩先生”萧雨的语气显地冷漠而疏远,“因为我穷,我买不起,我就有理由接受你的礼物吗?不,我不是风尘女子,我有我自己的自尊。”萧雨昂着头一字一顿清晰地说。

  “去你的自尊。”韩蓝摔门而去,留下孤单的萧雨,两行清泪默默地流下来。 


(三)
  

  这个秋季似乎特别长,萧雨变地更加沉默了,没有人知道她在想什么。自从她将日本教授得罪了之后,导师总是抱怨萧雨没处理好日本教授的事情,致使他们之间的项目不能很好地合作下去。萧雨甚至没有为自己辩解什么,她想,那个伶牙俐齿的小姑娘早就被爱情活活埋葬了。 


  依旧是平淡而有规律的日子,每天重复着实验室宿舍食堂三点一线的生活,萧雨的黑风衣将她裹地更加消瘦和落寞。每到夜晚回宿舍的时候,听见小崔和男朋友在电话里亲密的交谈声,她就不由地想起那个“蓝月亮”的经理韩蓝,和他摔门而去时生气的表情。两条平行线会有交集吗?不会,而萧雨却将自己和韩蓝定义成两条平行线,是不属于一个世界的。 


  闲着的时候,萧雨照例会上上网,那个世界里整天都在演绎着或悲伤或欢乐的网络爱情。萧雨是无心投入那样虚构的故事中去的,她知道自己经不起再次的伤害,而且网络那端的虚幻与真实又有谁能分地清楚呢。萧雨最喜欢去的一个地方是“雨潇潇,爱脉脉”的论坛,那里有很多感性的文字总是能激起她内心深处的共鸣,而这个论坛的名字恰恰和自己的名字有些相似。在这个论坛里,萧雨也经常去写一些文字,她总是用真实名字注明作者,因为她喜欢自己的名字。 


  那天,她又登陆上论坛,系统发出一个消息“有人Re了你的诗歌《红风衣》”,萧雨很奇怪地笑笑,真难得竟然还有人会回我的文章,然后她就看见了那个名字“蓝月亮”,她的心不由地被一种连自己都无法说清楚的情感填满了,她知道蓝月亮就是韩蓝。除了他没有别人,能如此清楚地知道关于红风衣的故事。 


     “那天 你告诉我 
      红色是最适合我的颜色 
      那天 你问我 
      为何不买一件红风衣 
      我低着头 不敢面对你的眼睛 
      我对自己说 谁来欣赏你的美丽 


      那天 我对着橱窗里的红风衣发呆 
      那天 你突然地闯入我的世界 
      你欣赏着我身着红风衣的美丽 
      却,看不到我眼里寂寞的悲哀


      那天 你要为我买下红色的风衣 
      那天 我终于没能让你买下那件漂亮的风衣 
      于是,你拂袖而去 
      留下孤单的我再次拥抱落寞”
 

  萧雨看着自己发泄情绪而作的小诗下面附上了署名“蓝月亮”的另一首小诗。 
  
     “那天 偶遇着一身黑色忧郁的你 
      那天 知道了你诗意的一个名字 
      你低首的样子留在我心头
      是什么,让你如此小心地保护着自己 


     那天 见你的背影在橱窗外徘徊 
     那天 见你穿上红风衣的欣喜 
     可是,你拒绝美丽 
     你用你的自尊将我排斥


     那天 我不忍心见你受伤的眼神 
     那天 我因此拂袖而去 
     你可知道,其实我在逃避自己的感情 
    你怎知道,你的影子已留在我心底”


  看完后,萧雨不知道是该高兴还是该伤心,眼泪又浮上了眼眶,韩蓝的身影竟一步一步向自己逼来,萧雨的视线一片模糊。世界真小,又或者这是一份注定的缘,萧雨已经无法分清,但在她的心里所有已经遗忘了的情感又开始膨胀起来。 


  这个秋季,也许真的是一个收获的季节。 


  “蓝月亮”离学校并不远,可是萧雨一直没再去,她空闲的时候一遍一遍地在校外的街上散步,她听着街头小贩的吆喝声,她看着街头来来往往的人群,她偷偷地关注着“蓝月亮”书屋进进出出的形形色色的人,只是她始终不曾鼓起勇气踏入书屋。 


  她想着那个男人,那个额头已经有了些许皱纹的男人,她不知道那些皱纹里有多少故事,她不知道她是否能承受那些故事,于是她一遍一遍在“蓝月亮”书屋外的街头漫步,她想有天他或许会迎面走来。 


  在期盼和微许害怕的矛盾里,萧雨是这个拥挤的小街里每个黄昏固定的风景。而,在“蓝月亮”的玻璃窗内另外一个男人每天看着长发飘飘的萧雨一遍遍地从书屋外经过,是咖啡屋每天固定了的内容。 


  所谓缘,其实只要一个片段,或者只要一个契机。 


  “买本这个月的小说月报。”萧雨在报刊亭前停住。


  “给我也拿一本。”萧雨惊讶地转回身去,看见韩蓝正朝着她微笑着,她看见他盯着她看的眼神,脸上不自觉有了红晕。 


  “很久不见了,还好吗?”韩蓝当什么都不曾发生俨然老朋友的口气问。 


  “挺好的,你也买小说月报?”
  “怎么不来“蓝月亮”了?怕我吃了你吗?”
  “我怕“蓝月亮”太浪漫了,它在天边是那么遥远,却不属于我。”萧雨一语双关,将书屋的名字和韩蓝留下的诗歌注名联系了起来。


  “走吧,那里你会找到属于你的温暖。它就在你面前,并不遥远,只要你抬起脚走进去只要你给它一个机会。”
  韩蓝牵起萧雨的手走进“蓝月亮”,书屋里正播放着童安格的“让生命去等候”,有节奏的音乐将萧雨整个人环绕在温馨的氛围中。 

(四)
 

  从那以后,萧雨经常往“蓝月亮”跑了,在那里她总是静静地看着韩蓝忙碌的身影。等韩蓝不忙的时候,他就带着她回到住的地方。韩蓝的家布置地仿佛是蓝色的海洋,令萧雨常常有种晕眩的感觉,每当他细致地吻她,她就觉得自己置身深蓝色的海洋,欢腾的浪花将她身心包围。 
 

  在欢乐的世界里,萧雨仿佛又回到了初恋。她喜欢将自己的脸整个埋在韩蓝的臂湾里,任着他温柔地用十指梳理着她的长发。在这样温柔的时光里,萧雨忘记了曾经的伤痛和泪水,当她抚摸着韩蓝额上的岁月风霜,便轻轻地叹了一口气。


  “韩蓝,我不知道你的额上写着多少故事,我不知道我是否能抓住我们的永远。”
  韩蓝温柔地注视着怀中的女人,这是他爱的女人啊,是他情愿要用一生去换取的女人。他将萧雨抱地更紧了些,接着娓娓道出他的故事来。 “我父母在国外定居,可以说很有钱,他们要我学建筑要我考硕士出人头地,我却几乎将我所有的时间花在文艺书上,那时候我就想有一天我一定要有一个自己的书店。在我大学毕业后,他们不由我反对就将一个女孩子带到了我身边,并警告我不许我三心两意,就这样一个陌生的女孩子成了我没承认却被人公认的女朋友。”


  韩蓝点着一支烟,继续说下去。 


  “女孩的父母和我父母是同学,也是有头有脸的人物,他们利用权势给我安排了一个很好的工作。就这样,我在别人的安排下没有自己地生活着。再后来,我还是战胜了自己,从那个被人安排的世界走了出来,父母竟然狠心和我断绝了关系以希望能挽回我,而我已经不想再回头。这几年,我干过许多工作,无论怎样艰苦我都没有再和他们联系,值得欣慰的是我终于有了自己的书屋,如今又有了你,我已经很满足了。”


  萧雨怜惜地抚摸着那有了沟壑的脸,温柔而坚决地,
  “让我们并肩去创造未来。”
  爱,让每一个女孩美丽,萧雨也不例外。 


  在知道了韩蓝艰苦岁月之后,萧雨内心充满了温情,她希望自己能给他带去将来乃至一生的幸福。 


  再过一个月就是韩蓝的生日,萧雨又想起了那件漂亮的红风衣,她一定要买下来等那天给他一个惊喜,她要自己漂漂亮亮地迎接属于韩蓝的日子。为此,她在外面找了两份兼职,


  周三晚上给一个外教的孩子上中文课,周末则去一个大商场为某公司搞促销。每当她拖着疲惫的身体回到韩蓝的小屋时,韩蓝总是很心疼地问她忙碌什么呢,她则温柔地圈着他的脖子用红艳的唇堵住他一连串的问题。 


  这是令人心动的一天。萧雨穿上了梦想中的红风衣,看着镜子里明眸皓齿巧笑嫣然的自己,岁月竟然并没有在她身上留下很多内容,倒是那份成熟更使她显地妩媚了。萧雨早早来到韩蓝的小屋,她将小屋布置地很有一种浪漫的氛围,等着韩蓝的回来。 


  傍晚时分,韩蓝急匆匆地回到小屋,还没踏进门就喊:“萧雨,看我给你买了什么?”萧雨迎出门来,一身耀眼的红却使韩蓝呆住了,他的手上拿着的正是同样款式的一件红风衣。 

  • 此贴奖惩:29
  • 奖惩评语:无
  • 奖惩操作:admin
个性签名
当前离线 九月兰城


IP:58.247.249.*
2016-05-10 16:27:42  #1
回复
甜美的校园爱情故事,写得贴近生活,赞,赞,赞!
个性签名
[回贴] [引用]   顶部
当前离线 梅江晴月


IP:49.4.162.*
2016-05-10 22:05:19  #2
回复
多谢九月兰城!
以下是引用 九月兰城在2016-5-10 16:27:42 的回复发言片段:
甜美的校园爱情故事,写得贴近生活,赞,赞,赞!
个性签名
[回贴] [引用]   顶部
当前离线 末末


IP:180.170.116.*
2016-05-16 11:34:07  #3
回复
写的好啊,顶师姐一个!
个性签名
[回贴] [引用]   顶部
当前离线 梅江晴月


IP:117.136.0.*
2016-05-17 22:31:24  #4
回复
我写这小说的背景是西电,打算写一《西电往事》的长篇了,就是没时间呀。
以下是引用 末末在2016-5-16 11:34:07 的回复发言片段:
写的好啊,顶师姐一个!
个性签名
[回贴] [引用]   顶部
首页 上一页 下一页 尾页 页 (当前第1页 共14条记录)
快速回复主题: →请输入验证码: 验证码 →插入表情图  心情图片
   
梅花文苑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诚聘英才 | 服务条款 | 广告合作 | 写作帮助 | 友情链接| 网友提问 | 网站管理 | 返回顶部

 

Copyright 2008-2020 www.njwen.com 梅花文苑 Rights Reserved

站长QQ: 975154019

0天0小时0分0秒 苏ICP备13030835号>